欢迎来到 天天日免费观看视频一1_一级a做爰视频免费观看_噜噜在线a观
全国咨询热线:
影视公司“撤离”新三板:去年超过27家摘牌

资料显示,开心麻花的三位高层包括董事长张晨,以及两位董事遇凯和刘洪涛均有意受让这部分国有产权。该转让信息披露期截至今年4月10日。

4月1日,开心麻花发布公告透露,由于3月没能与相关方就融资关键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终止筹划下一轮融资。与此同时,开心麻花还计划从新三板摘牌。

开心麻花透露,今年3月份公司与相关方就融资关键条款持续磋商洽谈,最终相关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也未签署相关协议。经过相关方慎重考虑和友好协商,公司终止筹划下一轮融资。

不过,随着影视资本遇冷,新三板的流动性差、融资难等问题暴露,新三板的影视公司又开始纷纷逃离。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上述摘牌企业的公告发现,其中都提及“摘牌是为了提高公司决策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加快融资节奏”。

北京证监局网站显示,截至2019年2月26日招商证券已对乐华文化实施了第五期上市辅导工作。

相关公司高层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则透露:“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是国资背景的,它退出主要是因为基金到期了,虽然有些公司资产很优质,但它不能持有,而且国资不能流失,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是由财政部与其他机构共同发起,属于国家级投资基金,去年陆续清盘转让部分文化企业股权。有声音认为,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退出,或因为企业上市无望。

“进入(影视)这个行业没有早与晚,连万科都喊出了‘活下去’的口号,对于影视行业来说,也应该好好求生存。”去年底,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曾在影视文化行业论坛上如此说道。

“撤离”新三板

东北证券研究报告显示,在国家对于税收等问题进一步严查的情况下,影视公司挂牌新三板意味着必须进一步规范,这可能导致税收成本提高,而不得不退出新三板。

有观点认为,影视公司或会分流到科创板。不过从目前科创板要求的条件来看,影视并不算是科创板“欢迎”的行业,目前也并未出现较为知名的影视企业转到科创板上市。短期来看,影视行业还未能完全从资本寒冬中走出来。

从登陆新三板成为“话剧第一股”,到如今宣布摘牌的这四年,开心麻花见证了资本市场的冷与热。

今年以来,各方推进科创板的热情高涨。据悉,多位证券从业者向媒体表示,包括之前已在新三板摘牌的企业,有转板意向的企业数量近百家。

拍卖出让股权的同时,开心麻花也在积极寻求新融资,不过没有达成合作。

不过,2018年是影视行业一个转折点,对于开心麻花来说亦如此。影视企业重组收紧、上市监管趋严、税收制度改革等等成为这一年的关键词。

时代周报记者 吴怡 发自北京

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企业希望通过新三板转板上市,新三板公司需要经历暂停交易、摘牌、上市辅导、IPO重新上市等流程。

推出过《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李茶的姑妈》,顺利从话剧向演出、影视并重的文化传媒公司转型的开心麻花,其资本市场的征程却并没有那么顺畅。

转板IPO受阻

而天津证监局网站则显示,2018年3月份唐人影视提交了IPO辅导备案登记材料,8月底接受了第一期上市辅导工作。

事实上,出走新三板的不仅是开心麻花。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超过27家影视文化公司从新三板摘牌,不少是由明星加持的影视公司或经纪公司,如郭敬明持股的和力辰光、杨幂加盟的嘉行传媒、胡歌持股的唐人影视以及乐华文化、大地院线等。

影视公司上演的新三板撤离潮还在继续。

“(这主要)为了进一步配合公司发展战略规划的需要,提高经营决策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开心麻花这样解释。至于接下来公司的融资规划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开心麻花方面,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仅4年时间,挂牌新三板这股潮流出现了逆转。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影视公司挂牌新三板曾是一股潮流。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挂牌新三板的影视公司仅有12家,而到了2015年先后有156家文化企业挂牌新三板,其中有35家左右为影视类公司。截至2016年1月,新三板挂牌的影视传媒类公司接近60家。

与此同时,行业整顿期内,部分影视企业持续经营能力较弱、经营不够规范等问题也被置于放大镜之下。

不过从业绩来看,开心麻花的变动较大。2017年营收8.22亿元,营业利润4.34亿元,净利润3.91亿元;而2018年上半年,营收虽有3.41亿元,但营业利润仅为5385万元,净利润也缩水到4345万元,同比下滑89%。

也是去年3月,开心麻花突然宣布拟终止在创业板IPO申请并撤回相关申请文件。彼时,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向媒体透露,开心麻花撤回IPO申请的原因是公司拟进行股权调整。

7个月后,开心麻花第二大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宣布将其所持的11.33%股权进行拍卖转让,转让底价为6.12亿元,要求受让方的条件之一为“具备舞台剧及电影行业经验或出品过话剧及电影”。

“影视行业撤离新三板的现象集中爆发,是几种‘黑天鹅’因素叠加的结果:行业税务风波,新三板市场低迷,IPO政策预期不明朗。”布娜新表示,下一步国家的上市政策可能会更偏向于“科创类”企业,而“文创类”企业自身业绩的下滑,也会令融资难度增大。

几经变故,开心麻花选择“撤离”新三板。3月29日,本应该是开心麻花披露2018年年报的时间,不过当天它却宣布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公司股票终止挂牌。

“降低运营成本”几乎是不少影视公司从新三板摘牌的共同原因之一。据 choice数据统计,2018年从新三板摘牌的文化、体育、娱乐领域公司超过50家,包括和力辰光、嘉行传媒、乐华文化、唐人影视、大地院线。

就在开心麻花发布上市招股书前的一年内,6家机构还突击入股,而这些投资机构背后既有创投大佬,也有深耕文娱行业多年的影视资本。在这轮融资中,开心麻花的估值达到51亿元,PE更是达到70倍,远高于同期明星杨幂所持股的嘉行传媒,后者的市盈率仅有39倍。

影视传媒行业知名评论人布娜新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开心麻花找到了不错的市场机会,并利用新三板快速发展时期发展了自身,但其影视作品依旧需要适应口味不断变化的观众,才能使得“开心麻花”这个品牌更加稳固。

2015年,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的申请获得批准,到2017年计划转到创业板上市,开心麻花在这期间估值从3亿元飙到了50多亿元,备受资本市场热捧。



Powered by 天天日免费观看视频一1_一级a做爰视频免费观看_噜噜在线a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